追风资讯网 汇聚海量全球综合资讯

韩赵魏三家分晋,魏国成战国霸主,赵国军事强盛,为何韩国衰微?

2022-01-25 12:16:38已围观来源:互联网编辑:追风资讯网

韩赵魏三家分晋的故事,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历史事件,春秋末年,老牌的诸侯国晋国经过权力更迭一分为三,随后形成三个大诸侯国,这也是战国时代的开端。

后来,周天子迫于这韩赵魏三国的压力,不得不承认它们正统诸侯国的地位,随后历史走入战国时期,再后来,战国七雄并立的局面正式形成。

战国时期,最先强盛起来的是魏国,魏国在魏文侯时期经历了李悝变法,又任用吴起在军事方面进行改革,国家实力超过了其它的六个国家,成为了战国前期唯一的超级大国,引导着战国前期的格局,也掌握着绝大部分的话语权和决定权。

不过,后来魏国在国家发展上面发生了不少的失误,数不清的人才离开魏国去往其它的国家,魏国的社会发展没有了新鲜的血液,从而导致实力不断地跌落,在与齐国的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爆发之后,魏国从霸主神坛跌落下来,丧失了超级大国的地位。

而失去了魏国的压力,原属晋国的赵国强盛了起来,赵国经历了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变法,在军事方面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,成为了战国中期唯一一个能够与秦国在军事上相提并论的国家,它也扛起了战国中后期抗秦的大旗,是山东六国的抗秦主力。

赵国的国力也是异常的强盛,就连秦国在对抗它的时候都不敢轻举妄动,可见,这两个国家,虽然在最开始的时候只是晋国的家臣,但在它们独自成立国家之后,发展实力也是不弱于那些提早分封的国家,比燕国、齐国、楚国这些国家都有先进之处。

但相比于赵国和魏国,韩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三家分晋之后,韩国的存在感是最低的,这不仅是在战国前期的现象,在整个战国时代的发展历史当中,韩国都是没有多少存在感的,后来,秦国发动灭国之战时,韩国也是最先被秦国所消灭的诸侯国。

可见,韩国的发展实力自从立国开始就比较薄弱,之后也没有中兴的现象,唯一的一次韩昭侯申不害变法,也以失败而告终。

那么,为什么同样是由家臣兴起的诸侯国,魏国和赵国的国力可以接连强盛,在战国时代拥有着举足轻重地位,而韩国却一直势力衰微没有多少存在感呢?本篇文章重点分析一下这个问题,看一看韩国在战国时代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?

首先,我们来看一些客观的因素。韩、赵、魏,虽然都是瓜分了老牌诸侯国晋国而强盛起来的国家,但在各自成立诸侯国的时候,它们瓜分的利益却是不对等的,这一点单从三个国家的领土疆域面积就可以看得出来。

韩国是占地面积最少的,这也就意味着韩国的人口也很少的,但在春秋战国这样生产力和科技并不发达的年代里,大多数的社会建设和生产力的推动,都是需要人来完成的,人口少,领土疆域面积小,就意味着这个国家的生产力水平不高。

如此,国家的各个方面的建设也一定会受到更大的阻碍,因此,韩国在后续的发展进程中就不如那些地大物博的国家发展的迅速。

不过,这也是因为在原本的晋国势力群体中,韩氏家族的势力就不如赵氏和魏氏,所以,在瓜分晋国的时候,韩国获得的利益就是最少的。而且土地面积小,也意味着农业发展条件比较差,因为在当时的时代里,农耕的水平还不是很高,单位面积内的粮食产出量并不大。

可是,国家的经济以及军事等各个方面的发展,都要依靠农业经济,韩国狭小的土地面积是支撑不了高水平发展的国家生产运作的,因此,领土疆域面积的狭小决定着韩国在,生产力发展水平上就是薄弱的,这也成为了韩国的硬伤。

如果不对外扩张,那么,韩国的发展就会一直受到这样的限制,但韩国的对外扩张又因为受到其地理环境的影响而处处碰壁。

韩国的地理位置并不优越,其实,地理位置的优越程度是要视情况而定的,如果我们单纯地去看地理条件的话,韩国的地理位置是最具有战略意义的,它处于中原的核心地区,与魏国,楚国,秦国等都有相邻的土地,比较容易获得各个方面的资源和信息。

如果韩国是一个非常强盛的国家,那么,这样的地理位置就会给韩国带来相当大的好处,可以让它比较容易地获取其他国家的动向,从而做出相应的判断和应对政策。

可问题在于,韩国的国家实力并不强大,它的领土面积又比较小,所以,在很多方面并不能施展拳脚,那么,这样的地理位置就让韩国处在了一种四敌环伺,在夹缝当中生存的状态。

它的邻居比它的国家实力都要强盛,比如说魏国,在经历了变法之后,魏国率先成为了超级大国,对于邻国的压力一定是巨大的;南方的楚国本身就是一个地大物博的诸侯,曾经很多的君主也都有问鼎中原的野心,作为这样一个国家的邻居,韩国的日子一定不好过。

再一个就是秦国,秦国就更不需要多说了,在变法之后,秦国的国家实力陡然提升,对于每一个诸侯国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,韩国不仅领土面积小,实力弱,又与秦国有直接相邻的土地,所以,韩国一直都是秦国重点攻伐的对象。

再者,韩国又地处内陆地区,与少数民族和东部沿海都没有相邻的地方,这就意味着韩国的周边是强敌环绕,处在一种退无可退的地步上,就像是燕国和赵国这些国家,它们与少数民族地区有相邻的地方,在很多情况下可以向其借力,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也可以选择向少数民族地区退居。

但是韩国不一样,韩国处在各大强盛的诸侯国的夹缝当中,不仅发展受限,也与外部的交流比较缺失,因此,在这样的地理条件的影响之下,韩国的发展自然不会十分的顺遂。其次,我们再来看主观的因素。我们从历史的发展角度来看,韩国的发展是并不健康的,韩、赵、魏三家分晋之后,虽然,韩国与赵国和魏国的起点并不一样,但在整个战国七雄中,韩国所面临的发展前景还是不错的。

至少当时的北方燕国和西部秦国的实力都不比韩国强,尤其是西部的秦国,当时的秦国发展水平非常的低下,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都没有办法与中原的先进国家相提并论,但是,这样的局面却在商鞅变法之后得到了改善,商鞅在秦国进行了一场彻彻底底的变法,让秦国走上了法治的道路,也让它的各个方面都有了良性的发展循环,直接改变了秦国的面貌,让最为弱小的秦国变成了最为强大的国家。

可是相比于秦国,韩国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,它在变法上采取的措施和行走的道路都是非常畸形的,这是导致其国家实力一直都比较衰弱的一个根本因素。

在魏国进行变法之后,韩国其实是与秦国几乎在同一时间进行的变法,而两个国家所任用的变法人才也都是出自于法家,秦国任用的是商鞅,而韩国任用的则是申不害,这两个人都是法家的名士,但这两个人走的路却不一样。

商鞅是纯粹的法治,用法律条令来治理国家,当然,商鞅当时的法制与我们现在的法制是不一样的,不过,在那个时代来看商鞅所采取的政策,已经是非常先进了。

而申不害的变法更加倾向于术治,所谓“术”就是阴谋权术,也就是不通过明确的法律条例来进行规划和约束,而是通过权谋来达到国家平衡的目的。

可是,权谋是并不安全的,对于君主来讲,实施权谋去对抗臣子的弊端在于,会引起臣子对于君主的反权谋,即在这样的环境下,君臣是不同心同德的,都在进行阴谋权术的较量。如此一来,对于国家发展的滞缓就会越来越明显。

申不害所提倡的“权谋”,并不仅仅依靠于君主对于臣子的控制上,还体现在立法上,我们说申不害是法家的名士,所以,从核心深处来看出,申不害也是认可法治的,但是,他在为韩国订立法令的时候,却并不是依据现实条件,也不是为了国家发展的某种目标,而是建立在君主个人的立场上。

也就是说,他虽然打出的是为国家发展好的旗号的,但实际上,因为申不害自身对于君主心意的揣摩,导致他所订立的法律非常的切合君主个人的好恶,而在用人方面也是如此,更加讨得君主欢心的人,就更容易获得更大的利益。

如此一来,走正道的人就会越来越少,毕竟只要获得君主的欢心,就更容易获得一个良好的未来,那么,谁还愿意去十年寒窗苦读呢?所以,在这样的环境下,韩国的国家发展变得越来越畸形,在申不害和韩昭侯在世的时候还好,无论是申不害,还是韩昭侯,他们两个人都是比较有才华的,也是比较倾向于为国家发展做贡献的,所以,他们的喜好与国家发展的目标并不冲突。

可是,当这两个人去世之后,韩国出现了不少的昏君和奸臣,这样的人是以个人的利益为主的,如此,韩国的阴谋权术也就与国家发展的目标不再相融合,从而让韩国陷入到内部的勾心斗角之中。

要知道的是韩国本身的发展条件就不好,常住人口少、领土面积小,又处在强敌环绕当中,这样的韩国更加需要同心同德,共同奋斗,可是他们不仅没能够同心一体,反而激化了国家内部的矛盾,让整个国家笼罩在一种阴谋权术当中,这样的韩国可以说是内忧外患,发展一定不会好到哪去。

正因如此,韩国才会闹出许多的笑话,比如说,“郑国疲秦”事件,这件事就是韩国朝堂崇尚阴谋权术的一个非常好的例证,他们把拖垮秦国的希望放在一个间谍身上,企图让郑国通过为秦国修建“破渠”和“坏渠”来拖垮秦国的经济发展,从而为其它国家谋取更好的生存空间。

这样的念头本身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的,且不说,秦国是经历了上百年的变法才强盛起来的诸侯国,说“郑国疲秦”事件本身就是漏洞百出,而且,一个国家不将生存的希望放置在自己身上,而是去看别人的脸色,这本身就是大错特错,不指望自己强盛,而指望别人衰落,这本身也站不住脚。

因此,在这样的发展情况下,韩国的内政越来越混乱,对于各个方面的发展不再倾注于大量的精力,对于军队和经济的建设也趋于缓慢,最终,人们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勾心斗角上,在其他的国家都在因对外部环境担忧而发奋图强的时候,韩国人却在搞阴谋权术,这样又如何能够发展壮大呢?

而相比于韩国的混乱,魏国和赵国就显得理智了很多,魏国是战国时代第一个进行变法的国家,在经济军事方面都有着引领时代格局的意味,虽然,魏国并没有将变法持续下去,但是魏文侯、魏武侯两代人的变法,还是为了魏国积累下了深厚的国家实力。

哪怕是在马陵之战失败之后,魏国的超级大国地位已失,但那个时候的魏国依旧能够与其它的国家平起平坐。

赵国的国家发展虽然也有些畸形,因为它更多的是注重军事方面的发展,忽略了国家在行政、军事等各个领域的改革,可是战国时代更多的利益纷争都是要通过战争来解决的,军事实力的强盛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其它方面发展的不足。

因此,军事实力强盛的赵国拥有的国家地位是很高的,这也是它能够在战国中期之后成为抗秦主力的原因,毕竟有了强盛的军事实力,其它的国家就不敢轻易地对其发动战争,国家所处的发展环境就会相对稳定,生存就会更加的安全。

魏国和赵国可以说,都是找到了相对正确而又合适于自身的发展路线,而韩国却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这也导致了本身同出一源却实力相差甚远的情况。

实际上,韩国的自然条件是不错的,它拥有着当时天下最大的铁山,在铸造兵器、发展农耕工具等各个方面都有着先天的优势,如果韩国能够把握住这个优势,建设强大的军队,然后对外进行开疆拓土,等国家强盛起来之后,它位居中原核心的地理优势就会体现出来,如此,韩国的发展就不会如同与历史上那般无助了。

不过话又说回来,韩国的发展机遇是它自己错失的,也是它自己选择了术治的道路,最终,除了证明了术治变法的脆弱之外,就鲜有贡献了。

因此,一个国家必须要敏感于历史的发展才可以,要学会洞察历史发展的方向和潮流,然后,让自己的国家发展跟上历史的潮流,把握好自己的优势,从而通过不断的发展去弥补自身的缺陷,如此,才能够让国家发展越来越顺遂,让国家实力越来越强盛,才不至于被历史大环境所淘汰。

所以,韩国的发展是相对可惜的,虽然其它的国家最终也被秦国所消灭,但是它们曾经都有过辉煌的时段,它们也都曾经在正确的道路上努力过,只有韩国从立国到灭亡几乎都默默无闻,这也算是这个国家的悲哀。